金盾股份前董事长坠亡:生前陷砍头息 年利率达360%

来源:网络采摘    作者:果子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1    

  目的地-郑州新郑机场,对于金盾股份(行情300411,诊股)副总经理、董秘管美丽和法律顾问向曙光律师来说,过去一年多以来,因为金盾股份前董事长周建灿坠亡引发的系列诉讼案件,两人经常奔赴机场,赶往郑州。

  7月9日,管美丽和向曙光又一次在杭州萧山机场汇合,目的地是河南郑州。但两人的这一趟公差,是在他们的计划之外。在此之前,围绕着周建灿坠亡引发的诉讼事件,两人已经答应e公司记者的专访。但是,河南法院方面的一通临时电话,打乱了这场事先约定的采访。为了不爽约,采访的地方,也由杭州的一家咖啡馆,变成了杭州市区到机场的专车上。未了,又在机场大厅继续。

  这次应约采访的起因,源自管美丽的一篇微博。7月4日晚,金盾股份发布了一份《关于收到裁判文书的公告》,原告单新宝、河南合众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白永峰与金盾股份的债务诉讼(其中单新宝2宗,以下简称“长葛四案”)二审裁定,金盾股份全部败诉。随后,管美丽在其个人微博上发文称,金盾股份在河南遭受司法不公,请求共同维持上市公司合法权益。

  管美丽的“喊冤”,在市场上引起了广泛关注。记者也试图通过这次采访,最大限度的还原坠亡董事长周建灿的砍头息的真相。

  坠亡董事长的“砍头息”还原

  周建灿生于1963年,浙江上虞人,金盾股份创始人、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总股本19.72%。作为一家最高市值近百亿元的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再加上旗下金盾控股集团旗下的资产,周建灿最高时候的身价,高达数十亿元。

  按照常理,在民资富庶的浙江,周建灿找人借款不应是难事。但是,浙江的民资放贷也有自己的交际圈。据了解,2017年下半年,感觉敏锐的浙江民间借贷圈,察觉到了周建灿偿债压力,已将其列入“危险名单”。

  在巨大的资金需求迫使之下,周建灿只能四处筹钱,借款的对象也就越来越远。河南、重庆、湖北、广东等地,都成为周建灿筹钱的地方。所以,周建灿在2017年下半年发生的民间借款对象,大多发生在在非浙江地区。

  2018年2月11日,金盾股份收到河南省长葛市人民法院的民间借贷诉讼通知。起诉理由是:2018年1月9日、1月10日,单新宝与金盾股份签订了《保证借款合同》,分别为2000万元和1000万元,期限分别15天和10天。约定还款到期后,被告金盾股份拖欠借款本金未还。

  向曙光律师称,在诉讼发生之前,单新宝已经与周建灿之间有过多次借贷往来,累计借贷金额约8000万元,所以的借款都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2018年2月11日收到的关于单新宝的3000万元诉讼,属于新增借贷,该笔借款也是支付到周建灿的账户。

  根据周建灿借款的经办人张汛(系时任金盾控股集团投融资部负责人)的说法,早在2017年9月29日,周建灿就与单新宝发生了第一笔借贷,金额约1500万元。后张汛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据张汛讲,周建灿原来与河南长葛方面是没有打过交道,其向河南长葛方面的借款也都是经中间人介绍,第一次河南长葛的人来借款的时候,周建灿本人亲自参加谈判的。但后面发生的若干次借款,周建灿本人没有参与,都是张汛按以前的模式进行操作。

  从银行流水来看,在周建灿与单新宝发生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时,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给单新宝。同时,在向周建灿支付1500万元借款之前,单新宝的银行账户,其实也没有1500万元。那么,出借给周建灿的1500万元所需款从哪里来?银行流水还显示,有多个他人账户,分多次向单新宝账户汇款,再加上张汛事先预付180万元利息,才凑足了1500万元。

  这种民间借贷关系,出现两个问题:砍头息和套路贷。

  何为砍头息?业界的说法指的是高利贷或地下钱庄,给借款者放贷时先从本金里面扣除一部分钱,这部分钱称之为砍头息。

  “在民事诉讼中,我们没法查询银行流水的,只有法院、公安等才有这种权限。”向曙光律师称。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单新宝自2017年9月29日起,就和周建灿发生过多笔借款往来,借款通常在10-15天,每笔借款发生当日,均由张汛从其账户预先支付砍头息,砍头息支付金额通常是借款金额的8-15%不等。

  周建灿与单新宝的第一笔1500万元借款,借款期限为12天。按照180万元砍头息来算,日均利率1%。

  金盾股份董秘管美丽称,单新宝等人和周建灿发生的借款以及砍头息支付金额计算,这些借款的日息实际上在1%左右,年化高达到360%左右,是名符其实的“超级高利贷”和“砍头”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指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公司化的做法,通常以服务费、手续费、咨询费等名义收取砍头息。民间借款的做法,出借人通常会利用多个关联主体或表面上看来没有关联关系的主体分头收取,以此规避监管、隐瞒超高利率的真相,同时造成诉讼中借款人通常无法就砍头息进行举证。

  根据相关银行流水明细以及付款凭证显示,周建灿从长葛四案原告合计借进的14000万元中,当天支付的砍头息合计金额达到1628万元,砍头息的收款账户分别为:单新宝本人、杨莉、芜湖华天、林川川。其中杨莉除了代表单新宝收款,还代表芜湖华天收款。在单新宝借给周建灿的款项中,杨莉收到砍头息之后又立即支付给了单新宝。

  “根据银行流水显示,以杨莉为例,在收到砍头息之后,杨莉又很快将这笔款项转给了单新宝,这就是出借人规避砍头息和高利贷的方法。”向曙光律师如是说。

  空白合同留下隐患

  民间借贷活跃的浙江,借款人与出借人发生借贷关系时,经常会出现凭借款人的还款实力,借贷双方在口头约定还款时限、利息的情况下,即可放款。为了防止跑路情况发生,有时借款人会将一张事先签名、盖章的空白纸,交给出借人,以此作为还款保证。

  这种凭借个人信用的形成的民间借贷行为,若借款人正常履约,一般不易出现纠纷。但一旦出现违约、跑路、失联等情况,就会衍生出系列诉讼纠纷问题。因为在事先已签名盖章的空白的白纸上,出借人往往会拟定一份有利于自身的借款合同,比如涉及利息、还款方式、担保方、诉讼属地等方面,从而最大限度的保障自身的利益。

  当时,身为金盾控股集团董事长的周建灿,凭借自身的法律意识和律师团队,理当在借款之时,拟定一份正规的借款合同。但是,急需资金周转的周建灿,也同样遵循民间借贷规则。

  正常的履约之下,周建灿与各债权人都相安无事。但是,转折发生在2018年1月30日,周建灿在上虞坠楼身亡后,民间借贷的纠纷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果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