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杀童嫌犯疑曾教训遇害学生两次 第二次动了手

来源:网络采摘    作者:果子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5-16    

李淘最近一次见到何琛,是5月10日上学前的校门口,何琛和一个中等身材,个子有点矮的中年男人站在一起。

李淘和何琛都是上饶市第五小学三年级(1)班的学生。李淘奇怪于何琛不进校门,何琛回答:“因为刘帅欺负我,我和爸爸在等他。”此时,刘帅已经进了位于教学楼三层的教室。

半个小时左右后,那个中年男人冲进教室,用刀刺向自己女儿的同桌刘帅。他是王某建,何琛的父亲。

上饶杀童嫌犯疑曾教训遇害学生两次 第二次动了手

▲5月13日,放学时校门口临时加装了金属围栏,学生家长在围栏外等待。新京报记者 康佳 摄

早读课上的命案

王某建从敞开的后门冲进三年级(1)班时,班里正在上语文早读。上课前,班主任汪晓荣已经把刘帅和何琛的位置调开,让刘帅一个人坐在教室最后。何琛则不在教室里。

李淘的座位距离刘帅并没有几排,他看见王某建一脚将独自坐在班级最后的刘帅踹倒在地,“一脚踹出了好远,把他几乎踹到靠墙角垃圾桶的位置”。

随后,王某建掏出一把刀,直接挥刀刺向刘帅。讲台上的语文老师见状,大喊:“何琛的爸爸,你干嘛?”随后跑出楼道去喊汪晓荣。接着,王某建把刘帅拖到了教室外的走廊上,鲜血沾满了教室和走廊的地板。

刘帅的小姨告诉新京报记者,她事后在派出所查看监控视频发现,作案后何琛的父亲并没有仓皇而逃:“他捅了小孩之后,一只手拿着刀,就那样大摇大摆在楼道里走”。

三年级(1)班教室里的不少孩子也都吓坏了,有人钻到了课桌下,有人吓得放声大哭起来。多名三年级、四年级的学生说,事发当时听到了三楼传来的尖叫声。

官方通报记下了这一刻的时间:2019年5月10日上午9时16分许。

上饶市第五小学步行约七百米,直线距离三百米外,就是上饶市人民医院。刘帅的母亲在15层的妇产科工作,按照张贴出来的排班表,她恰在案发当天值班。

大约9点半,和刘帅母亲在同一楼层工作的一名清洁人员远远地看到,上饶市第五小学门口围着救护车和警车,但她根本没想过这和刘帅的妈妈会有什么关系:“她当天一大早还带着护士们查房,看起来心情还挺好的。”

刘帅被救护车送到了上饶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急诊室门口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回忆,他将刘帅推进了急诊室,他的胸口、腹部和背部受伤很严重,有很明显的伤口,“当时人已经不行了,有人数了一下,刘帅身上总共挨了13刀”。

人群中,他看到一位便装的女子号啕大哭,后来才知道那是刘帅的母亲,也是医院的同事。

警察赶来了。案发后不久,上饶市第五小学对面的一家商铺的老板看见一名男子坐在警车里。警察的手中,拿着疑似作案工具,十几厘米长的一把刀。

很快,三年级(1)班的学生,被转移到了教学楼五层的会议室。有三年级(1)班的学生表示,他们当天没有上课,也没有布置作业,老师给他们看了电影,讲了音乐。

上饶市第五小学的一名老师说,事发后,所有班级都收到校长通知,关闭班级门窗,禁止学生外出,“现场有血,怕孩子们看了害怕。所以在事情处理完后,才允许学生出去”。位于三层的卫生间也在当天被禁止使用。

5月10日,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通报,当日9时16分许,公安局接到报警称上饶市第五小学内发生持刀伤人案件。经初步查明,嫌疑人王某建(信州区人,男,41岁)系该校学生家长,因其小孩与受害学生发生纠纷,持刀将其刺伤。后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嫌疑人已经被警方控制,案件仍在进一步侦办中。

在通报下,有人评论“小孩之间发生摩擦很正常,做父母的应该正确指导”。

突然取消的会面

类似的话曾出现在案发前一天的三年级(1)班家长微信群里。

5月9日下午4时27分,王某建在班级家长微信群里说:“刘帅,你打何琛打得开心吗?从开学到现在几乎每日打骂。女儿每天都要问我们,她在学习啊很想学习,却天天被打,很是难过……作为家长,何琛妈妈和你沟通好几次,我也劝说过你,但是你还是不听。既然道理讲不通,不知道你家庭住址所以只能在校门口等你,希望你的爸妈也能和我们夫妻一样是辞职在家每日接送你的,因为会有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天天在校门口等你的。”

有其他家长在下边回复:“有事好商量,小伙伴们都还小不太懂事,多与家长沟通吧。”

刘帅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在群里看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回复了对方。“我加你微信了,咱们沟通下,刘帅回来我们就处理。”据他介绍,当日曾试图添加对方父亲好友未被通过,随后与何琛的母亲取得联系进行沟通。

被三年级(1)班学生家长证实的聊天记录显示,何琛的母亲说“我老公脾气有点臭,我和家长私下已经沟通好了,实在抱歉”。

随后,班主任汪晓荣也在群里发言,说孩子在校发生的事情应先跟老师说,然后由老师去了解实情缘由再做处理,“这件事我也是刚看了微信才知道,一直没有人和老师说过这件事情”。

双方家长随后商议,第二天上午在学校见面,商议处理办法。刘帅的父亲加了何琛的母亲的微信。他对新京报表示,当时“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

情况却发生了意外的变化。

根据刘帅父亲的说法,汪晓荣打来电话说,何琛的父亲没办法沟通,建议他们近期接送孩子上下学。他们也听从了老师的建议,案发当天上午将儿子送到了学校后离开。但新京报未能联络到何琛母亲或汪晓荣对这种说法予以置评。

5月10日上午8点多,李淘来上学时,在校门口遇到了何琛和一个中等身材,个子有点矮的男人。李淘问何琛为什么不进校门,何琛回答:“因为刘帅欺负我,我和爸爸在等他。”

刘帅父亲提供的聊天记录里,8点45分,何琛的母亲在微信里说:“我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她爸爸不让她进学校,说要看到你的小孩跟父母,一直没有等到……你看看能不能让你老婆带你小孩跟我老公道个歉,我现在过去一下。”

李淘进了教室之后发现,刘帅已经一个人坐在了教室的后边:“之前他一直和何琛坐同桌的,在靠近门的最后一排。因为他们两个吵架,当天早上汪老师就让刘帅自己去更后边坐了。”

双方的沟通并没有中断。何琛母亲发出微信的8分钟后,刘帅的父亲回复说:“你老公比较过激,我觉得当面也处理不好,反而会更加麻烦,刘帅会给何琛道歉的,汪老师也会妥善处理。”

几分钟后,何琛的母亲又回复:“我已经到学校了,他(王某建)把女儿已经带回家了,这样吧更不好。”

何琛的母亲一语成谶。

刘帅的父亲说,王某建将女儿送回家之后,上楼进了班主任汪晓荣所在的办公室:“我不知道在办公室发生了什么,过了一会儿,这个家长从办公室出来,但是班主任没有跟出来”。

悲剧就此发生。

关于事件发生前的具体情况,新京报记者多次致电上饶市教育局、上饶市信州区教体局、信州区委宣传部,均未获得确切回复。信州区委宣传部留下了新京报记者的联系方式,但截至发稿,新京报记者未获得回复。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果子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