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见闻:北方小城房价3年翻倍,子女教育竞争激烈,有人深陷民间借贷

来源:网络采摘    作者:果子整理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2-11    

  时候虽然已到立春,但冀南地区的气温仍是乍暖还寒,远近横着几座笼罩在寒气下的村落,因为春节的来临开始车水马龙,也新添了乍看陌生却熟识的许多年轻人的面孔;临街的民房统一“刷白”,齐腰的地方横上一条蓝线,像为整个村庄系上婷婷的舞女的蓝丝带;远近的民房都张灯结彩,春联、大红的灯笼高高挂起,为这片平时静谧的乡间村落群增添了许多的生气。

  古邺城为六朝古都

  我的故乡所在的村落属于临漳县,地处河北省邯郸市最南端,西望太行,东眺齐鲁,位居中原腹部,在古时称为邺城。

  虽然这座古城现在已经鲜为人知,但在历史上也一度大名鼎鼎。邺城最早可以追溯到2700年前的春秋时期,齐桓公最早建筑邺城,战国魏文侯一度将邺城作为陪都,西汉魏郡的官署就在邺县驻地理政。

  东汉末年,曹操居邺城“挟天子以令诸侯”,形成三国鼎立之势,邺城一度成为北方曹魏政权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形成以“三曹”、“建安七子”为代表,以慷慨悲凉情词见长,上迈秦汉、下启唐宋的“建安文化”;破釜沉舟、曹冲称象、七步成诗……这些家喻户晓的历史典故均出自古代邺城。

  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邺城先后作为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六朝都城,居中国北方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长达四个世纪之久。

  西晋时,为规避晋愍帝司马邺名讳,邺城易名为“临漳”,缘起是古邺城北临漳河。

  作为海河水系的南运河支流,漳河一般在每年的7、8月份进入汛期,河水沿着千百年形成的泄洪古道奔流而下,途径临漳地势平缓,河水下泄不畅,裹挟着大量泥沙的河水抬升了河床,历史上漳河沿岸灾害频繁,还留下战国时期“西门豹治邺”,革除河伯娶妻之恶俗的著名典故。

  可以说临漳始于春秋,兴于三国,而在经历五代十国政权更迭和社会动乱后,邺城就作别北方重镇了。

  北方小县城房价3年翻倍

  不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县城,承载老百姓(603883)生活品质和梦想的房产是不变的话题,虽然北京等一线城市在2017年以来后房价持续低迷,但古城临漳的房价却在同期大幅飙升。

临漳县标“铜雀飞云”雕塑

临漳县标“铜雀飞云”雕塑

  李峰,36岁,是距离县城20公里外的一个农村大学生,目前已毕业8年,在魔都上海工作。虽然在一线城市打拼,但工资收入难以高攀魔都的高房价,就把希望放眼到家乡的小县城。

  今年回到老家后,他像往年一样打听和实地探查临漳的房价,谈到县城房价的销售热况,李峰说,“3年前县城的房价还是2800元/平,当时销售冷清,但今年春节县城已经升到5000-6000元/平,3年翻倍了,而且现在开盘售罄,即便钱也是一票难求。”

  言谈间,能感受到李峰踏空县城楼市的失望和焦虑。

河北省临漳县房价走势图(数据来源:吉屋网)

河北省临漳县房价走势图(数据来源:吉屋网)

  而常年在县城工作的贺蔚也印证了李峰的说法,虽然网上房价数据不高,现场新房价格一般不低于5千元/平。

  基金君从县城南部的金凤南大街入城,初建不久的县城新盘楼群横亘在主干道北侧,远远望去蔚为壮观。

  贺蔚说,临漳只是一个小县城,外来人口并不多,房产的主要购买人群分为两类:一是“车有房”成为本地青年结婚的彩礼清单,而这里“房”的要求是“县城有房”,这成为不少结婚族的刚需;二是县城里不论公立还是私立学校,都要比农村学校教育好,升学率高,也有不少“买房族”是为了孩子就近接受教育,县城的房子就有了“学区房”的功能。

  刘天,33岁,2009年从石家庄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回家工作,结婚时女方要求男方必须在县城买房,去年刘天已经居家搬迁到县城,在古城有了自己的新家。

  王希,50岁出头,是县城郊区的一名外出务工农民。在冀南地区,未就学的青年一般在20岁之前就要抢先定亲,看着他年近20岁的孩子,王希非常焦急,趁着过年带着孩子各处相亲。

  王希表示,“现在相亲女方要求条件高了,一般要求‘新车新房’,车要10万元起步的,房要是县城的,大约需要花30多万,再加上大约10万的彩礼、筹办酒席费用,孩子结婚的预算可能需要50万元左右。”

  虽然王希在五年前就在老家盖了两层小楼并装饰一新,耗费了前半生的积蓄,但农村的房子近年不再成为谈婚论嫁的“筹码”,压力之下的王希和他的爱人,都在50岁以上的年龄继续外出打工,砖厂、煤场、建筑工地上都留下他们的身影,虽然王希腰肌劳损导致无法弯腰和下蹲,但他夫妻两人仍要坚持工作,完成孩子结婚这一件大事,并且努力把子女结婚将要欠下的债务,在有生之年尽量还清。

  作为传统的农业大县,临漳居民的主要收入为务农和外出务工,在房价攀升、子女教育的压力下,外出务工收入逐渐成为当地百姓收入的主流,因此,每年过年更容易出现当地劳动力大量流入、流出的“潮汐现象”。

  秦大爷今年已经64岁,之前一直是外出务工人员,后来因为年龄老了不再续聘,今年的春节也在发愁明年工作的去向。秦大爷说,“据说在村里做清洁工人每月有500元,在临街打扫马路上每月有770元,我想去争取这两个工作,只要要我,我就去。我的孩子还有房贷压力,不能添斤就添两,为孩子减轻生活的压力。”

  而根据邯郸市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8年1-9月,邯郸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32万元,月均是2580元,农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月均为1219元,而临漳县作为三线城市邯郸市辖区的县城,居民收入还会更少一些,5000-6000元/平的房价对于本地人而言,仍是一个难以企及的数字。

  子女教育竞争激烈

  部分家庭上演“双城”生活

  除了买房以外,子女教育消费也成为当地花销的大头,而子女教育很多时候也捆绑上房价,成为老百姓心头的重担。

  刘炜是当地一个县城郊区的农村小学代办教师,据她所言,村里在20年前一个年级有50多个学生,现在的小学二年级学生有21个,一年级学生只有4人,生源每况愈下的原因,一是因为人口生育减少或外出务工人员带走子女等,导致村里生源减少;二是本地人家庭条件好的,愿意承担更多费用去私立学校,接受更好的教育。

打赏

取消

感谢您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扫码支持
扫码打赏,你说多少就多少

打开支付宝扫一扫,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

责任编辑:果子整理